所有栏目

名老中医张显臣的传奇人生(3)

2016/9/9

心酸苦涩人生路 造就杏林一精英

记老中医张显臣先生的传奇人生

                                            作者     青锋

  1963年夏季张显臣接到了平反通知书,恢复了工作。1965年他因改写了《智取威虎山》为大鼓词和写了一部小说《泉河北流》在百花出版社被定稿待版,而调到了临泉县文化馆搞专业创作。1968年文革期间,他又被当成“没有改造好的右派分子”逮捕专政,一气之下他左边肢体麻木不遂了。经过了三年的治疗,算是恢复了健康。张显臣利用下乡和群众接触之机,经常给人扎针治病,县城内逐渐有不少干部职工请张显臣治疗,多能做到药到病除,拔针痛解。

  1975年领导了解到张显臣既懂医又懂药,就把他调到县药材公司制药厂,这对他以后的行医生涯起到了一个良好的促进作用。

从58年到79年,张显臣用自己学到的医药知识,治愈了很多的常见病、多发病及疑难杂症,并为很多良性肿瘤肿块病人消除了病痛,也治好了一些已经被大医院“判处死刑”的食管肿瘤和胃部肿瘤,这在他1996年出版的《杂病辩治》一书中记有详细的真实病例。

  笔者有幸看到了张显臣在1979年10月写的一篇《浅谈肿瘤及其治疗》一文,其中列举了姓名真实住址详细的恶性肿瘤四例;良性肿瘤六例;肝脾肿大一例;骨质增生症两例。这篇存放得发黄欲破珍贵资料,真是万金难求的一篇文章!

  1979年11月,年仅49岁的张显臣毅然申请退休,12月就领到了“光荣退休证”。80年他开办了一个“中医肿瘤诊所”。诊所门前写着专治:肿瘤肿块、痈疽疔疮、腰腿麻木、骨质增生。因为张显臣在退休之前就已经有了一大群患者,所以他才敢这样去做。

《杂病辩治》之“肿瘤效验方”一章中列举了好多个肿瘤患者,今举出一例,以飨读者:赵某,女,62岁,安徽临泉县老集乡赵大庄人, 1981年3月24日求治。1980年冬,上腹部感到不适隐隐作痛,逐渐加重,继之发现一个如鸡子黄般大小的扁圆肿块。1981年2月经县医院透视,检查报告为:胃底块影10cm*12cm。诊为胃癌。住院治疗后,症情有增无减,渐至饮食难进,医生和家属均认为治疗无望,出院待终。患者的女婿李某是临泉县化肥厂会计,在化肥厂刘书记的陪同下,拉患者来求治疗。

  这例患者经张显臣治疗4个月终被治愈。81年9月刘书记陪同其家人送来匾额一块,上写:“妙手驱病魔,奄息成新人”。87年6月,其丈夫陪同亲戚前来治病,说其身体十分健康,在路旁开个小卖店。

  《杂病辩治一书》,全是张老的临床经验总结,书中还介绍了甲状腺肿瘤、乳腺增生症、痛经等疾病,还详细介绍了手三针足三针的神奇疗法,老人家诊病治病的理、法、方、药,写的真真切切,清清楚楚,所以本书和另一专著《中药精华》才会一版再版。深受同行的推举和赞誉!

  《杂病辩治》,给很多同行同道的读者以很大的启发,很多同行运用书中所介绍的方法和药方治病,多可收到甚为理想的疗效。

蚌埠市一位年高八十的知名书画家张安全先生因得此书之益欣然赠画题词:“张显臣医师赠其著作一部(注:《杂病辩治》),放在案头弟子周晓东借阅,小东依法治病效果显著,余欣然命笔。以表谢意”。

  原安徽省著名书画家、省政协主席张凯帆先生80年代患右关节炎,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握笔写字,张显臣在其右手扎了两针,张主席顿感右肩疼痛消失,高兴之余欣然书写“杏林春雨”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赠送给张老。这幅绝笔墨宝仍在显臣中医门诊部悬挂着!

张显臣老中医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受到了众多新闻记者的关注,先是《合肥晚报》,继之《安徽日报》、安徽电视台、《中国科技报》、《中国医药报》、《广州日报》、广州电视台、《人民日报》等等媒体都做过专访报道。

  张老曾多次举办过全国性的学习班,他的患者遍及10多个国家和地区,国内大部分的省市均有他的患者。这些年来,张老一直在北京开办中医中药研究所并抽时间坐诊看病,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和心得体会运用于临床。很多同行看过《杂病辩治》后千里迢迢去北京或电话求教,他都能做到诲人不倦,谦虚诚恳!

  短短的接触和交谈后,笔者被这位谦虚忠厚、慈眉善目、德艺双馨的知名老中医更加敬仰,更加钦佩。看着老人家脸上挂淡淡的笑意,我欣然问道:“听说这几年您在北京,有时间还去南方给人看病,这里是个小城市,各方面都不能和北京、广州相比,那您为什么来到蚌埠呢?”

  老人家点了点头,喝了两口茶,笑了笑说:“我老了,说不定哪一天就去西游,蚌埠有我很多患者。最主要的我要把我的这点治病小技,传授给我在蚌埠的女儿,因为她是学中医的,我要用2---3年的时间让她尽可能的学好。”

  我想:象张老这样既精通中医中药,又将中医中药发扬光大,攻克很多疑难杂症的老中医应该说是太少太少了!每个行业中的状元,他们都付出了常人所没有付出的汗水、精力和心血!老人家一生不嗜烟酒,连扑克、麻将也不会玩,他一生的时间完全用在中医中药的研究上了,直到现在他仍然是在孜孜不倦地学习、研究中医中药。所以,他才有这么高的造诣,这麽多的成就,受到了这麽多人的尊敬、钦佩和爱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