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栏目

名老中医张显臣的传奇人生(1)

2016-9-9

心酸苦涩人生路 造就杏林一精英

记老中医张显臣先生的传奇人生

作者    青锋

  只要在电脑搜索引擎上输入“张显臣”三个字就能查到:十几年前,张显臣就出版了《中药精华》、《杂病辩治》等专业著作;独创“手三针、足三针”治疗诸多疑难痛症;北京张显臣中医药研究所。

  笔者多年以前就听说过这位德艺双馨的名老中医,但一直未能造访。最近听说老先生从北京来到了蚌埠,登门拜访之意欣然而生。

名老中医张显臣的传奇人生(1)

  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走进了蚌埠市张公山路,老远就看见了“显臣中医”的金字招牌、琉璃瓦、如意纹、中国结,一派古香古色的装饰显现出中医药传统文化底蕴的浓厚氛围。走进张老的诊室,见有八九个人在等张老。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说:“85年张老在合肥时,我们阜阳那里很多人找他看过病,我的胃病很重,是张老开药方治好的;我老娘支气管炎,一到冷天就喘不过气来,也是张老治好的,现在身子好着呢!我今天是带着我表哥看胃病的。在合肥,他没有中药,只开方子。”一位老太太说:“俺邻居的女孩子月经一来就疼得捂着肚子,来这儿就吃了几付中药,现在好得很!我今天是从淮南来是看心脏病的,合肥的一个朋友说,她心脏病,一分钟早搏有好多次,全身没劲,是张老治好的。”这些人有来治鼻炎的,有来治哮喘的,有来治腰椎间盘突出的,有来治失眠的。谈论之间,老先生来了,高大的身躯,满面红光,腰板硬直,一头银发一丝不乱,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举止中透出了大家风范式的沉着稳重,和蔼慈祥,平易近人!早已过了古稀之年的张显臣思维清晰,谈吐有序,问病把脉,开方用药,包括中药的煎服方法、注意事项、病情发展、治疗情况等等方面总是交待得详详细细。对每个患者总是有问必答,面带笑容,谦虚诚恳,视病人如亲人!

  待患者走过之后,我向老人家说明来意,因怕张老太累,我们约定下午再叙。

  下午,我如约而至。就着淡淡的茶香,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张老,早闻您老人家的大名了,以前看过不少媒体对您的专访报道,在一本《悠悠淮河情》的书中看到过您的事迹,文中只是简单介绍过您被错打过右派、劳教,在文革中又受到冲击;您真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啊!”张老向我笑笑,但笑中带有一点苦涩的意味,老人家娓娓的叙述,我的思绪被带入他那段饱尝人间凄苦的沧桑岁月。

  1935年,张显臣出生在安徽临泉县一个与中医中药有着深厚渊源的农民家庭。听父亲说过,曾祖父以上代代为医,到父亲算是第九代了。因父亲十来岁时爷爷去世,父亲学医未成。张显臣天资聪颖,有着惊人的记忆力。他会说话时,父亲就教他读《人之初》、《百家姓》及中药性赋之类的歌诀。张显臣有个哥哥和姐姐,都比他大十多岁,一家人都十分喜欢他,父母更把他当成心肝宝贝。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他八岁时,母亲因病而逝,哥哥带着嫂嫂在外面干事,姐姐早已嫁人,只有他和父亲相依度日。迫于生计,父亲还在集上做点小生意,下集后还要上地里干农活。父亲深夜回来经常发现儿子已经在地上睡着了。

  张显臣十岁时,父亲再婚,第二年继母就生了个儿子,那年最疼爱他的姐姐也生病去世了。三弟的到来,给张显臣带来了苦难,继母就对他没有任何好的脸色了。除了带好三弟而外,还要去干涮锅洗碗、喂猪喂牛、推磨罗面的杂活。才十一岁的孩子就挑起了繁重的家务活计,根本没有时间象同龄伙伴那样学习,迟到早退、旷课缺席是每天不可或缺的常事。继母对他的身体毫不关心,夏晚单,冬晚棉,而冬季总是最难熬的,六间房的一个大院子居然没有张显臣的栖身之地,不管他多么努力地去干活,去带三弟弟,不仅得不到继母的欢心,反而会遭到继母疾言厉色和恶言相向的斥责,还常常在父亲面前述说他种种不是的坏话。张显臣被骂、被打、被罚跪是家常便饭。“没娘的孩子象根草”,张显臣体验得特别特别深刻!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显臣也一天天长大了,凄苦的现实生活,磨练了他的身体,更磨练了他的意志力,他暗暗发誓要上学,要自立!但当时的他已经是家里不可缺少的大半个劳动力了,继母又生了第二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家里怎么能够让他去如愿以偿地上学读书呢?虽然解放了,父亲和继母迫于当时社会的压力不得不让他去学校读点书,但也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地去应付一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