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栏目

谈谈肿瘤的治疗

2016/9/15

  现在肿瘤一症严重的影响着人类身体健康,给患者及其家属带来了精神上、思想上、经济上十分沉重的压力。一旦医院诊断为癌,花钱如流水,每日花上三五千元甚或过万元者比比皆是,但大多是人财两空,殊可叹惜!多年以来笔者治疗了很多癌症患者, 如肺癌、甲状腺癌等等术后转移已近晩期,  在家等死者, 经过治疗尚有滿意之效!今将1996年岀版的《〈杂病辨治〉》中的肿瘤-章公布于后,敬希中西同仁同道们,为了拯救罹难患者,携起手来尽心尽德共同努力而为,是幸!经过近年以来与肿瘤患者及其亲属的交往中笔者有一种特殊的体会,上世纪70年代笔者治疗肿瘤其效果大多甚为滿意,健康的活上10几年者已很多例,下面所列举的一些病例就足以为证了。思来想去,其原因应是这些患者多是农民,他们的经济基础较差,无钱到多处名气大的医院反复诊断,从县级再到地(市)级医院即可确诊,再一个就是守医专一,死马当作活马医,听命而已!近年以来,也接治过一些恶性肿瘤患者,但都是手术之后,且经过多次化疗丶放疗,其花钱最少在百万元以上,体质已极度虚弱,死期将至,到我这里也就是其人生旅途的最后一站了!治疗虽也有一定的效果,只能是多活一些时间,从无有像上世纪70年代之最佳治愈之效了。

  笔者发现,患者钱愈多其病愈难治!

  还有一点,患者在有名的大医院花上几十万几百万元,结果虽仍是人财两空,痛苦而去,但其家属却没有怨言;如在中医处花上几万元或十几万元,但其存活的时间及生存质量并不比花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的差,结果也是因病而逝,而患者就会有遗憾,家属可能会有怨言!惜哉,惜哉;叹哉,叹哉!智者,慧者,明理者,细细思忖吧!

  在此我更想说的是:在此等重症丶难症丶危症的治疗上,应当中西医携起手来,这样对患者,对社会,对国家是不是会更好啊!

肿瘤系千古难疗之疾,严重的危害着人类的健康。肿瘤的种类繁多,但就其性质而分,只有良性、恶性两大类。良性者发病缓慢,症状较轻不转移,危害人体健康较恶性为慢,有的并无危害。恶性者发病不论快或慢,但发展快转移快,危害人体健康症状严重。对于恶性肿瘤,现在的治疗方法和治疗条件,虽远远胜于过去,但最终的死亡率仍是很高的。对于肿瘤,广大的医务工作者,无不在努力探索研究,中医西医都作出了前所为有的成就和贡献。笔者坚信,“世之万物,有所生就必有所克”的道理。从70年代开始,笔者对部分肿瘤病症进行过研究、观察和治疗,虽然没有什么成套的系统的理论可述,但却有不少的治愈之病例可以介绍。兹将在临床中收效快、疗效显著的病例介绍如下。

  一、尤文氏骨瘤

  李某,男,13岁,其父系安徽省临泉县药材公司干部。右前臂骨骼变粗,酸痛6个月。经南京鼓楼医院、南京军区总医院、上海华东医院均诊断为:“右桡骨尤文氏骨瘤”建议截肢,家长不同意,于1977年10月求治。患者是儿童,思想压力尚不严重,尚未转移,遂开给“消肿定痛膏”厚厚敷贴,内服自拟效验方“化瘤散”和中药“仙方活命饮”加减方。

  化瘤散:制木鳖子、全蜈蚣、净全虫、炮山甲、金钱白花蛇、血蝎。研粉,瓶贮,每次2-3克,每日3次,饭后温开水送服。

  仙方活命饮加减:赤芍、当归、金银花、浙贝母、白芷、皂角刺、生黄芪、制乳香、制没药、生甘草、紫丹参,水煎药服。

  以上三方并用,除中药汤剂外,余方未变,一个月后肿胀酸痛均有明显好转,4个月后酸痛消失,肿胀与左健相比相差甚小,如不注意观察已难辩其相异。嘱中药每周服3-4剂,化瘤散减量1/3,消肿定痛膏坚持断断续续敷贴。1978年8月3日,去南京鼓楼医院复查,x线骨片报告:“复查前片,与目前片对比,病灶有明显的治愈现象,骨蚀反应全部消失,骨破坏已修复。从事1978年8月3日片观察临床治愈无复发现象。”嘱其坚持服药3年,以求巩固。但是患者没有听从医嘱,没有按时吃药,结果两年后头部肿块突起随后不久而死。

  二、巨型腹部肿瘤

  梁某,女,56岁,安徽界首县王集乡王胡芦头村人,1978年9月26日求治。

  1978年春节过后,发现胃脘部一个肿块,因不痛不痒,未引起重视。到7月,肿块增大如拳头,并有隐痛。经界首县医院治疗无效,转阜阳地区医院,检查诊治为:“腹腔肿块数个,压痛,质硬,腹腔恶性肿瘤。”院方认为已无法治疗,劝其回家。患者面色憔悴,十分消瘦,痛苦万分。自言腹中如火,疼痛难当,五六日来,饮食俱废思饮冷水,而稍呷数口,立时全部呕吐出来。以手按其腹部,整个腹部被一个高低不平的肿块覆盖,肿块基本上成圆形,直经21厘米,真可谓之大矣。笔者暗思,饮食俱废,服药无法,至此险恶境界,神仙难为,唯等天终。且临症以来,从未见过如此之巨大肿块,治疗实属茫然,只得好言相慰,劝其子女拉回另求高明。其子女见推辞不治,立即百般请求,用药后就是立死决无怨言,愿尽最后的心意。随后给消肿定痛膏500克,厚厚贴敷而去。

  9月30日上午8点,其子杨某高兴而来,说肿瘤已有阻止之势,患者心中不在有炎热感,且可以喝点稀面汤。用药后不满五日竟能收到如此之奇效,更加坚定了我对消肿定痛膏作深入细致研究的信念。随给“消积化癥散”一包,交待服法与用量而去。

  10月7日,患者在子女亲戚等七八人的陪同下坐架子车而来,见笔者笑遂颜开,下车后不用搀扶,自述肿块缩小许多,已知饥饿,并很想吃有味道的食物,每餐可吃两小碗稀面条或鸡蛋汤。查腹部已软,肿块已缩小了2/3,压痛轻微。又给厚贴消肿定痛膏而去。因患者,离笔者20华里,嘱其在家注意休息治疗,需要换药或改处方,笔者亲自前往。

  10月10日,杨某前来,说7日上午患者住在其妹家,中午吃了大半碗公鸡肉,下午就感到腹痛,第二天回到家后,就拉肚子,并有发热。笔者随和杨某骑车至其家,见患者便的全是红白粘脓,知其是感染痢疾。从此以后诸药乏效。肿块虽未增长,但饮食日渐减少,于1978年11月14日病故。

  事后想来,如果患者安卧在家,不吃难以消化的和不洁净的食物,是不会感染痢疾的,尚可有治愈之机。

  消积化症散:主治腹腔的肿瘤肿块,药用全蜈蚣,炙鳖甲、制木鱉子、制僵蚕、鸡内金(黄色、质厚、块大、烘酥)、血蝎、水蛭、研粉,瓶贮。每次2-3克,温开水送服。忌食辛辣、肥腻及难以消化的食物。

  三丶胃癌

  赵某,女62岁,安徽临泉县老集乡赵大庄人,1981年3月24日求治。

  1980年冬,上腹部感到不时隐痛,逐渐加重,继之发现一个如鸡蛋大小的扁圆肿块,1981年2月经县医院钡透,检查报告为:胃底块影10cm×12cm.诊为胃癌。住院治疗无望,出院待终。患者的女婿李某是临泉县化肥厂会计,在化肥厂刘书记的陪同下,拉患者求笔者治疗。

  患者面色青暗痛苦难名,呻吟不止。胃部肿块坚硬如石,推之不动。其夫代述,半个月来,茶水难进,饮入即吐,靠输液维持,病入膏肓,十分棘手,实不想接治,唯恐徒劳。刘书记是我友人,力劝治疗,其家人亦一再表示,“死马当活马医”效与不效决不报怨。逐给消肿痛定膏500克,当即敷贴。又开中药如下:炙黄芪30克,党参30克,焦白术15克,云苓20克,广木香消10克,砂仁10克,三棱10克,莪术10克,姜半夏12克,炙甘草10克,高良姜10克,大枣10个,生姜5片。水煎浓汁,代茶频饮,以慢慢渗下为宜,1剂。

  上剂药呕出2/3,总算是尚有部分药物入腹。遵上方又开出两剂。4日过后,服药虽有吐出但却减少,疼痛开始减轻,并可以呷点稀粥,前方又开给两剂。4月3日,患者坐架子车来诊,疼痛大减,肿块缩小变软,给消肿定痛膏500克,又开补气化淤之方。

  处方如下:炙黄芪30克,辽人参12克,焦白术15克,三棱10克,莪术10克,陈皮10克,姜半夏12克,砂仁12克,炙甘草10克,大枣10个,生姜如大姆指大2块打碎,水煎浓汁,服法同上。

  消积化淤散,每次2克,放入稀汤内不让患者知道,每日2次,并嘱家属可随意增加一点。

  4月12日,三诊。肿块缩小约1/3,疼痛轻微,饮食增加,大便三五日一次,白天和夜间都能较长时间的入睡。

  效不更法,共治疗4个多月,服中药86剂,消积化淤散1000克,贴消肿定痛膏7次,肿块完全消失,饮食、二便均正常。1981年9月,刘书记陪其家人送来匾额一块,上写“妙手驱病魔,奄息成新人”“奄息成新人”意即奄奄一息,又活过来之意。

  1987年6月,其夫陪同亲戚前来治病,说其妻上次大病后,身体十分健康,并在大路边上开个小卖店,日夜操守,并不觉劳苦。

  四丶贲门肿瘤

  陈某,男,46岁,农民,安徽六安县徐集镇东方红村人。当时笔者在合肥开门诊。1985年10月21日,由其弟陪同求治。

  患者进行性吞咽困难6个月,经多家医院检查均为贲门癌。证见面色枯黄,重度贫血貌,心慌气短,行动无力。腹中觉饥而不能吃,每餐只能喝点稀粥,若食米饭,咽至胃口,即阻塞难下。胃脘部时隐时痛,大便干结如栗,脉沉细五至,舌淡苔薄。治法如下:

  1.消肿定痛膏外贴于贲门部

  2.处以补脾理气、消食化淤之方:党参40克,生白术15克,云苓15克,广大木香10克,砂仁15克,陈皮15克,焦山查20克,草果10克,莪术10克,生白芍30克,生甘草20克,赫石粉40克,大枣10个,生姜5片。水煎服6剂。因当时天气凉爽正是贴膏药的时光,一般连续贴敷7昼夜不会发生过敏。患者走时约定10月28日上午来诊。

  之所以和陈某约定来诊时间,是因为当时在旁的有《合肥晚报》记者潘先生和安徽新华社记者宣女士,这两位记者对笔者治疗骨质增生症和肿瘤想进行了解观察,我想在10月28日上午患者来时请他们也来,通过现场来了解治疗肿瘤及疗效情况。

  10月28日上午10点,二位记者来到诊室,不一会,患者同其弟弟来到。患者坐下,首先称谢,疼痛明显减轻,饭量增加,进食较一个星期前顺畅多了,大便不再干结,身体状况有了明显的好转。两位记者鼓励陈某要坚持治疗。效不更法,前法继用,生白芍减去15克,生甘草减去10克。

  上方中药加减治疗了3个月,用膏药7次,患者基本上恢复了健康,赠锦旗一面以表感谢。到1986年春节前收到患者的来信,信中说他身体健康,饮食正常无阻。1987年元月17日又来信,说身体健康如常。作为一个医生,当他听到一个被他救活的病人向他称谢时,心中是十分欣慰的。

  五丶胃癌。

  姜某,男,52岁,六安县大岭乡全胜村人,农民,是上例陈某之表兄,1985年12月10日求治。

  主诉:胃部隐隐疼痛,食后加重,进食不顺利,伴有恶心呕吐3个多月,经省某医院钡透检查(1985年10月26日,片号:2488号)报告“胃底前后见大片菜花肿物,糜烂,坏死,组织脆,易出血,前层见一隆起性病灶,坏死,为癌浸润所致。”诊为“贲门癌”。因已不能手术,回家待终。在当地治疗无效,经上例陈某介绍前来笔者治疗。

  患者面色萎黄,贫血较重,行动困难,痛苦面容,干饭一口也难下咽,每餐只能喝一小碗稀粥稀汤之类,心窝部时时隐痛,食后疼痛加重,如遇梗阻即呕出所吃食物及白沫状粘液,大便干结如栗,五七日一次。列治法如下:

  1.消肿定痛膏贴于胃脘部。

  处以益气健胃,化痰生肌之方:炙黄芪50克,党参30克,炒白术15克,白豆蔻12克,姜半夏12克,土茯苓30克,银花40克,麦芽30克,砂仁12克,生白芍30克,生甘草25克,大枣10个,生姜15克。每日一剂,煎成浓汁,不计次数,温热呷服。

  白芨100克,乌梅肉100克,炮山甲50克,金蜈蚣50克。共研极细,瓶贮。早中晚饭后10-20分钟,取粉7克,温水搅稀,呷服。

12月28日二诊。疼痛减轻,食量增加,每餐可吃两碗稀饭,一小碗干饭,大便正常,前方继进。

  1986年元月28日三诊。上方用至1个月,效果甚为理想,食量大增加,每天中、晚餐可吃大米饭半斤左右,并配以猪肉、鹅肉、鱼类等食物,来门诊部前,在合肥吃了两个油炸狮子头。胃部有时仍有隐痛,吃饭时只要注意细嚼慢咽,虽偶尔出现梗阻,但不再呕吐。笔者十分高兴,一方面劝其注意饮食,千万不可以吃油炸食物及难以消化的鸭等肉类,一方面要坚持服药。

  当时笔者受聘在合肥安徽省军区干休所,因春节逼近,决定元月30日停诊,便详细交待患者坚持服1-2年的药物。患者因笔者要离开合肥回家心中很是难过。春节过后,患者未再来二所。1986年5月,患者来信说一切甚好,因家中经济十分困难而不再服药,可以参加轻微的劳动。

  六丶食管肿瘤

  宋某,男,47岁,安徽临泉县宋集乡李庄村人,1981年11月20日求治。

  进行性吞咽困难半年,渐至能喝点稀汤稀粥之类,面条、馒头等稍干一点的食物,即使细嚼慢咽亦很困难;稍有吞咽不适,就要全部呕吐出来,吐出粘液很多,胸骨隐痛,大便干结,7-10日一次,如干栗羊粪。到几个医院钡透,均诊为食管癌。证见面色萎黄,神情呆滞,饥饿难耐,全身软瘫。病症已如《医宗金鉴》所述“胸痛便硬如羊粪,吐沫呕血命难生”的危险境地,怕是难以为功了。其弟代述,家中三四个孩子,全靠工分,经济十分艰难。在此之前,笔者接治过十几例食管肿瘤,症状多能得到控制与缓解,但多数在半年内恶化而死,只有两例疗效满意,并能参加劳动。

  医者以救人为务,只要一息尚存,亦当尽力救之。该例已属死症,随据证状疏方如下:

  消肿定痛膏外贴。内服中药:

  赫石40克,(打碎先煎),党参40克,生半夏12克,生南星12克,旋复花(布包)30克,全蜈蚣5克,(打碎)陈皮12克,云苓20克,广木香15克,莪术15克,炙甘草15克,制附片15克,海南沉12克,(劈成碎块,另煎对服)大枣10个,生姜20克,(切碎片),水煎浓汁,分多次温呷,另生南星、生半夏为剧毒之品,应先与等量之生姜同煎60分钟以上,方能服用,要向患者家属作详细交待。(后面另有论述)。

  上药服七剂后,12月2日,与其弟同来,说饮食较顺利,食量增加许多,呕吐明显减轻,疼痛好转。效不更方,药量同上。

  12月15日三诊。证情大缓解,可以吃面条软饼,大便3-5日1次,成条状,自己可以慢步行走。又遵上方给药。患者流泪说,家中实在无钱了,宅子上尚有几棵不大的椿树,就是全卖了,也变卖不了多少钱。听了十分同情,劝慰他不要难过,身体要紧,没钱暂不付款。

  1982年2月7日,正月十四,患者带儿子前来给笔者拜年;上午同桌吃饭,进食虽慢于常人,但始终沒有哽噎出现。饭后笔者让带药回家,患者坚决拒绝,说过了正月十五,再想法借钱来治病。

  1782年7月,其子前来,说家中实在无钱治病,借钱不着,父亲气恼,于6月底病故,临终一再叮嘱其子,他死之后,一定要告知笔者。

  七丶喷门肿瘤

  周某,68岁,女,安徽临泉县城内李小楼人,1982年8月求治。

  自诉:两个月前因生气,后即感咽部如物粘住,吐之不出,咽之不下。求医治疗,认为是梅核气,服药无效,症状有增无减,渐至感到食物下咽不顺,需饮水或稀汤助餐,如用力下咽,有时有隐痛感。因和县医院透视科医生为邻,即钡透,报告:食管上段管壁僵硬,蠕动力弱,粘膜有模糊紊乱现象。为其钡透的杜医生向其夫建议求笔者为之治疗。

  患者一般情况尚可,自感近来较疲乏,饮食以软质为主,大便偏干,2-3日一次。即便是食管肿瘤,亦系初期,当及早治疗,以求速效早愈。遂拟三法如下:

  1.消肿定痛膏从咽部贴至食管中段。

  2.“开道丹“:功能消痰化淤、软坚散结。系由乌梅肉、威灵仙、硇砂、硼砂、冰糖、麝香、玄明粉等味制成,状如小糖,瓶贮,放口中含化,对食管肿瘤有较好的治疗作用。

  3.拟补气化淤,降气健胃消食方:太子参30克,白术15克,赭石粉30克(包煎)生白芍30克莪术10克,生山楂15克,旋复花20克(包煎),生半夏10克,陈皮12克,大枣10个,生甘草20克,生姜10克(打碎)。水煎,煎滚需1个小时,得浓汁400-500毫升。分多次呷服。

  以上三方除中药汤剂有所增减外,其余方未变。治疗3个月后,自觉一切正常,嘱其坚持治疗3个月,以绝后患。过了1983的年春节,再请杜医生为之钡透,报告正常。该患者活到76岁,因患其它病而死。

  八丶胃癌

  王某,58岁,河南汝县人,农民。1985年元月30日,由其弟襄樊第二汽车制造厂供销科干部代为求治。笔者当时在湖北襄樊开设门诊。

  其弟介绍,父母早故,哥哥为了让其上学,一生未娶。其弟大学毕业后,与哥哥分开,哥哥一人在家,一年前吃较硬的食物,被塞在食管中段,急饮水数口才得咽下。以后经常发现阻塞,胸骨后且有隐痛,常在食物阻塞后呕粘液。1984年8月,到襄樊和武汉等几个医院检查,均诊为食管中段癌。住襄樊治疗数月,病情有增无减,20多天以来饮食难进,靠输液维持。3日前用汽车拉回老家,目前正准备后事,言之痛切,声泪惧下,愿尽最后一点心意。诊室众人,无不为之痛惜。当时天降大雪,笔者离家千里,春节逼近,已购好2月4号的车票,且决定春节后不再来襄樊。即告知其弟,病人不在且已临绝境,无法接治。其弟说,昨天刚听人介绍,今天就来了,自知无希望,唯尽心而已。随拟三方如下:

  1.消肿定痛膏3个疗程,详细写明用法和注意事项。

  2.“开道丹”100粒。口中含化,每日3粒。如服完,可用乌梅泡软,蘸硼砂粉放口中含化,咽汁,以代开道丹。

  3.旋复代赭汤加味:赭石粉40克(包煎),红参15克,旋复花50克,生半夏15克(另包),全蜈蚣5大条(打末),三梭10克,莪术10克,生甘草15克,陈皮15克,制附子15克,大红枣10个,生姜15克。另以海南沉12克劈碎煎汤对服。

  赭石粉、生半夏、生姜先煎60分钟后再与其它药共煎成浓针。对入沉香汁,混合均匀,随意温呷。

  笔者亦是尽为医者之心意而矣,此案早已丢之脑后。不意到1987年秋,有一现役军人杨某从汝南专程赶到笔者家中给其舅父取药,言其舅父与王某是邻村居住,现在王某能参加劳动。杨某到襄樊“二汽”询知笔者地址后才赶来求医。至于患者用药多长时间,是否彻底痊愈,均不得而知。但是杨某是听王某介绍而来,用药定然是获效了。

  噎隔乃千古之难症,罹患者幸存者甚少,历代医家都在努力探索其发病机理及治疗方法。祖国医学对该病早有记述。《诸病源候论》说:“优恚则气结,气结则不宜流,使噎。噎者,噎塞不通也。”又说“噎隔者,饥欲得食,但噎迎逆于咽喉胸隔之间,在胃之上口,未曾入胃,即带痰而出。”“其槁在上,近咽之下,水饮可行,食物难入,名曰噎。”

  《医宗金鉴》认为噎隔翻胃乃系胃、小肠、大肠三个脏器之津液干枯所致,“三阳热结,谓胃、小肠、大肠三府热结不散,灼伤津液也,胃之上口为贲门,小肠之上口为幽门,大肠之下口为魄门。三府津液既伤,三门自然干枯,”而水谷出入之道不得流通矣。贲门干枯,则纳入水谷之道路狭隘,故食不能下,为噎塞也,幽门干枯,则放出腐化之路狭隘,故食入反出为翻胃也。二证留连日久,则大肠传道之路狭隘,故魄门自应燥涩难行也。胸痛如刺,胃脘伤也。便如羊粪,津液枯也。吐沫呕血,血液不行,皆死证也。”祖国医学的这些论述,对我们研究食管肿瘤的病理及治疗方法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食管肿瘤的发病原因及机理甚为复杂,祖国医学认为总不外乎七情六欲过激和饮食失宜之过。笔者在长期的临床工作中发现,凡罹此病者。大多有气恼悲伤之经历,人在气恼悲伤之后,食管多呈现出僵硬状态,在进食时就难以下咽,即“优恚则气节,气节则不宜流。”在这种精神状态下,人体气血失去平衡,即失去正常的运动机制,而原存于人身的致病因子,即现代医学所说的癌细胞就会乘机泛滥而发病。笔者家属在农村时,有个当地干部常某,年50多岁,以往身体很好,从未见他生过病。1976年毛主席逝世时,连哭数日,开追悼会时,更是失声痛哭。追悼会后,吃饭时一口馍阻塞于食管,众人前拍胸,后拍背,又连忙喝水,最后才算喝下。从此之后,在吃馍时,常出现阻塞感,逐渐加剧,到医院去钡透检查诊为食管癌。笔者曾多次去探视,他本人怎么也不承认是什么食道癌,也不服药,最后去世。

  这样的例子笔者实在见的不少。中医认为气恼伤肝,肝气失去条达顺畅之性,胃气就当降不降转而上逆,致使食管僵硬而发展成食道癌。气不顺畅升降失宜,致使津液滞留而为痰,痰久不去更使气血淤阻,淤血渐成,淤血渐积而肿块成矣。食管癌实际上就是气、痰、血三者的恶性互结之果。气郁气滞阶段,系病之初期,治疗应以顺气开郁为主;气滞痰凝系病之中期,治疗应以补气降逆、化痰开结为法;发展到淤血积肿的后期,饮食难下,气血败毁,治疗应以峻补气血,软坚消淤为法。但是,食管癌患者的年龄,大多在45岁以上。人年过四十,气血就会逐渐亏虚。头发开始白,眼睛开始花,动作开始迟缓,反应开始迟钝等等,就是向着气血亏虚方向发展的主要表现。气为阳,血为阴,气血亏虚发展到一定程度即是阴阳亏虚。所以在治疗处方用药时,不论是开郁、消痰,抑或是软坚化淤,总应参以补气补血之品,才能收到较好的临床效果。致于孰重孰轻,就要在临症时辨证化栽了。笔者在治疗食管肿瘤或胃脘部肿瘤时,处方用药多以“旋夏代赭汤”和“香砂六君子汤”加减应用。消肿定痛膏,消积化淤散,开道丹等药,亦是必不可少的,特别是消肿定痛膏,向作战中的一支先锋,起到夺关斩将的作用。现就仅内服中药的应用机理,谈点个人看法:

  旋復代赭汤出自《伤寒论》,功能益气和胃,降逆化痰。主治胃气虚弱,痰浊内阻.脘腹痞胀, 嗳气频频,反胃呕吐等胃气虚弱而见症者,后世医家用来治疗噎隔翻胃。香砂六君子汤功能健脾益气,理气化滞,主要用于治疗脾胃气弱,运化无力,脘腹胀满,饮食减少,嗳气呕逆等症。食管肿瘤和胃脘部肿瘤的症状多在两方的适应范围之内。笔者常将两方化裁而用, 以人参为君, 疗效甚为理。人参味苦甘,性温,主要功能大补元气。《名医别录》谓其“通血脉,破坚积”。《药性论》谓其“主五劳七伤,虚损瘦弱,吐逆食不下”。《本草纲目》谓其主“反胃吐食”,上述人参的适应症主要是元气虚弱所致。人体元气充实旺盛,上述诸症自除,又有术、草、枣补脾胃诸品为助更加增强补气的功效。旋复花味辛苦咸,功能下气、软坚、消痰,《名医别录》谓其主 “消胸上痰结,唾如胶漆”;《医学入门》谓可“止呕噎”;《滇南本草》谓可治“乳岩”,乳岩即今之乳癌。但花质轻柔,其力薄弱,必须重用方能为功,有赭石、半夏、陈皮、南星或沉香相助,降化之力更宏。其他如木香、砂仁、莪术等类相互为用,致使元气充实、气血旺盛,饮食增加,病邪自除。

  在临症中笔者体会到,生半夏、生南星虽有属有毒之品而化痰降逆、散结之力却远胜于制品。在煎煮时只要配以等量之生姜,再用猛火煎沸60分钟以上,毒性即可消除。

  在治疗食管肿瘤、胃脘部肿瘤,如遇到年老病久而又逢寒冷天气时,常加制附子于方中。久病之人,肾阳不足,再加之天寒地冻,火不足则会更甚。附子系辛温纯阳之物,功补命门之火,命门之火旺盛,脾胃的功能就会加强健。只要患者感到畏冷思热,不论大便是干结或是溏泄均可酌情加入。大便干结并非是真正的热结,而是因为饮食量少,胃肠的压力太弱,食物残渣在肠内滞留过久而致,溏泄者加附子要足量。《本草纲目》谓附子有治“反胃噎隔”之功就是这个道理。临证中,如遇大便干结如栗者,切不可使用导泻药,导泻之后就会失去更多的水分和津液。笔者遇有此等症状,常在方剂中加入生白芍30-40克,生甘草20-30克,少则一剂,多则三五剂,大便即可变成软条状。大便顺畅后,两味用量要1/3或2/3,否则会有便溏之虑。上列剂量的生白芍、生甘草合用,对多种原因引起的大便干结都有甚好的疗效。笔者用此方法治疗过很多例长期便秘的患者,都取得了理想的效果。但单用这两味药,而且甘草超过30克,会引起浮肿,故临床时应予注意不可用得过久。由此,笔者推测这两味药之所以能够滋阴通便的机理,可能因白芍味酸性寒,功能养血、敛阴、收汗;敛阴收汗,就是能抑制汗腺,使汗腺的开张力度减弱,从而减少了人体水液的外泄量,大肠内的水液就会相应的增多。而甘草味甘性平,具有可表可里的双向调节作用。现代实验证明,甘草所含的甘草甜素和甘草次酸,能够引起起水,钠在机体内的潴留,认为甘草有糖皮质激素样的作用,即在机体内达到一定的量就会浮肿。就因为甘草有这种作用,和与具有敛阴收汗的白芍合用,就起到了滋阴通便的良好效果。

  开道丹是个效验方,主药是乌梅、硼砂及威灵仙膏。乌梅味酸,具有生津和收敛的功能,能刺激唾液腺的分泌,即生生津。《本草纲目》谓乌梅可治“反胃噎隔”,《本草求真》谓乌梅有“去死肌,除恶肉”之功。笔者常用乌梅治疗恶疮腐肉及久不敛口之疮,效果甚佳;硼砂具有消积、防腐、化痰之功,《本草纲目》谓“除噎隔反胃,积块结淤,骨鲠恶疮”。如无其他诸味,只用泡软乌梅,蘸硼砂粉放口中含咽其汁亦有效果,或用三倍量之威灵仙与乌梅共煮,煎至水尽,乌梅大软时,住火,瓶贮乌梅,临用时取一枚乌梅硼砂粉含咽其汁,效果更佳。此法较为简便,可以交给患者家属自制。

  <<浅谈肿瘤及疗法>>的来历

  1979年,有人对我治研究治疗肿瘤一事进行非议和诋毁并反应给我的上级领导,当时领导十分重视,令我写出真名实地的患者作调查核证,在这份材料中我列举了10个肿瘤病历,其中有几例被西医确诊为恶性的.调查结果完全符实.试想在当时那种年月如有半点虚假,我一定会受到比较严重的处分.因本文是请人刻写油印的,为保留其历史原貌,其中的错字或漏字均按原样扫描而出现,供网友或同道参阅.特此敬启 .肿瘤即使是恶性的也并非是不治之症,需知"世之万物有所生就必有所克,言不可克者,是尚未找到克之之法".<<黄帝内经>>早有名言:"疾虽久尤可毕也,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就是"物有所生就必有所克"之至理真言.本人对于肿瘤这一令人谈虎变色之疑难大症中的几类肿瘤却有着自己的认识和研究,治愈者不乏其例,有效或显效者更是不胜枚举了;即使是恶性而尚未扩散或扩散较轻者,采用内外兼治之法,一般来说半个月左右也可收到效果或者是比较理想的疗效                      



2013年元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