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栏目

谈谈乳房肿块的治疗

2016/9/9

  本文曾在全国性学术会上进行过交流,数十年来,笔者用本文所述的治疗方法治愈了数以百计的乳方肿块患者。今附32例临床资料,以资疗效之佐证。

  乳房肿块是妇女常见的乳腺纤维瘤、乳腺增生症、乳腺癌等症,而且均以乳房肿块为主要体征。因此,对于乳房肿块的治疗,使其不手术而消散,达到彻底治愈的目的,确实是有着积极的意义。现报告如下:

  一、临床资料:32例全系女性,未婚者3例,年龄最小者15岁,最大者63岁。病程在1年以上者3例。其余全在3个月至1年。肿块伴隐痛者10例,痛兼胀者6例,与月经周期有明显关系者(经前乳房胀痛加重、肿块增大;经后乳方胀痛减轻、肿块缩小)22例,乳痛兼下坠感者6例,只有肿块而无其他症状者10例。左乳肿块15例,右乳肿块10例,两乳均有者7例。肿块直径在2.5-4cm者20例,4-6cm者6例,7-8.5cm者6例。

  二、疗程与疗效:全部症状在一个半月消失者5例。两个月消失者10例,3个月消失者12例,4个月消失者2例,2例被诊为乳腺癌,1例疠效显著,1例用药3周疗效不显著而中断治疗。有效率为96.8%,治愈率为93.7%。

  三、治疗方法:以中医辨证分型为乳癖、乳核、乳岩,以内服药为主,兼膏剂外贴。

  兹举数例如下:

  例一  刘某,女,40岁,农民,1978年9月察觉两乳各有一个肿块,如柿饼大小,推之可动,平时若劳累过甚有隐隐刺痛感,经前胀痛增大,经后减经,经地区医院检查诊为乳腺囊性增生症,建议手术治疗。患者不同意,于1978年10月15日求治。患者体质尚可,舌质微紫,苔薄微黄。查左乳肿块约4.5cm×6cm,右乳约为3cm×4cm,质地坚韧,表面欠光滑,推之可动。症属肝气郁滞,痰淤结聚于乳络,治以舒肝理气,化痰通络,活血消淤之法。

  治疗方法:1、柴胡、白芷、青皮、炮山甲各10克,赤芍、全瓜蒌、生香附各15克,浙贝母、鹿角霜各30克,蒲公英60克,当归20克,生甘草10克。每周5剂,每剂服3次,饭后温服。

  2、“乳核消散膏”:主治乳腺增生、乳腺纤维瘤、乳房结核。天门冬(去净心)3000克,夏枯草1000克,浙贝母1000克(打碎),鹿角片(打碎)1000克。上4味,加水浸泡半日,煎滚60分钟,过滤。再加冷水煎煮30分钟,两次药汁混合,先武火,后文火,煎至3500-4000毫升,加入白糖500克,再略滚数沸,使白糖全部溶化,瓶装密封。每次20-25毫升,每日2次,饭后2小时冲服。

  3、外贴“消肿定痛膏”,7天更换一帖。

  以上3法同时并进治疗2个月而愈。

  例二  乳房结核:王某,女,47岁,教师。1980年3月,无意发现右乳外上限一个如杏核大的肿块,活动而不痛,因患者20多岁时曾患过颈淋巴结核,经某医院诊为乳房结核,服抗结核药治疗3个月,肿块不仅未缩小反而有所增大。医生劝其手术治疗,患者畏惧,于1980年9月20日求治。查右乳外上方一个肿块如大杏子,略偏,质较硬,活动,与皮肤无粘连,舌微紫暗,苔微黄,少津。自述发现肿块以后就心情抑郁,害怕,心烦意乱,失眠多梦,夜间时有隐痛。邻村有个40多岁的妇女就是乳房内有一个肿块,手术后化验是乳腺癌,5年以后又复发转移到肺部而死亡,故而越想越怕,叙述之时竟哭泣起来。好言劝慰,使其宽心治疗。根据多年的治疗经验,治疗此症应以清肝解郁、化痰软坚之法。

  治疗方法 : 1、柴胡10克,当归25克,酒白芍25克,青皮20克,浙贝母30克(打碎),生牡蛎30克(打碎),远志30克,土茯苓50克,生甘草10克,生黄芪30克,玄参30克。水煎服,每周5剂。

  2、“化瘤丸”功能化痰消瘀,活血通络。药用全蜈蚣、炮山甲、净全蝎、灸僵蚕、木鳖子(麸皮共炒成黄褐色)、酒大黄。上六味以2:2:1:1:1:1共研成极细粉,糊丸,晒干,瓶贮备用。每次3-6克,最大量可服至12-15克。每日2-3次,饭后温开水送取,服后15分钟,可温饮黄酒50毫升,以助药力。

  3、外贴“消肿定痛膏”,7日更换一帖。

  以上3方同时并进,除第一方少有增减外其余2方不变。共治疗3个月而愈。随访3年未见复发。

  例三  乳癌。患者赵某,53岁,农民。1978年元月发现左乳一个肿块,大如梅,除感到乏力外,别无不适,因家境贫困,没有治疗。到同年5月,肿块迅速增大,左腋窝亦发现如杏核大肿块一个,开始肿块隐隐作痛,去县医院检查诊为乳腺癌,建议去外地治疗。其子狄某,陪其到蚌埠,经两个医院均诊为乳腺癌,因经济拮据,只好返程。7月24日求治。见患者面色憔悴,左乳肿大如拳,肿块与皮肤完全粘连,色紫坚硬,推之不动。乳头上抬,并不时向外滴流血水,略带腥臭气;左边腋窝一个肿块比鸭卵大,硬而不移,左臂酸沉木痛;舌紫暗,舌苔黄燥,唇干。自言近来乳房疼痛加剧,夜间尤甚,不能安眠,每晚需服止痛安眠的西药,痛苦欲死。乳癌到顶透紫光、未溃先腐、时流污血、疼痛日增的败症阶段,笔者尚未治疗过,怕枉费资财,反而给其家增加困难。于是以好言劝慰,欲辞不治。其子言之痛切,父亲早丧,母亲守寡熬养一子一女,非常艰辛劳苦。儿子坚决求治,愿倾家荡产为母尽心。再者狄某一位50岁的舅母,患左乳肿块,经笔者治愈,故而求治心坚。思之再三,医生应以活人为务,即使败症亦当尽力而为,于是决定为其治疗。所需药物能自找者不必购,需买者去药材公司批发。

  此症应以补气养血,解毒消肿为要,拟出处方以观动静。

  1、中药汤剂:党参40克,生黄芪60克,当归30克,赤芍20克,乳香15克,没药15克,地骨皮30克,浙贝母30克(打碎),银花90克,夏枯草30克,甘草30克,两日1剂,每日服3次。

  2、定癌散加味:带子峰房(酒炙)60克,煅川炼子60克,两头尖(雄鼠类,酒炒)60克,炒蒌仁60克,全蜈蚣60克。共为细粉,小麦粉打糊为丸,晒干,瓶装,备用。每日3次,每次12-15克,温开水送服。

  3、季芝鲫鱼膏加味:雄黄精60克,密陀僧60克,元寸3克,合研极细,瓶装。鲜山药(去外皮)、活鲫鱼(去鳞刺、肠杂)等量,共捣成极细腻的糊状,备用。同时取药膏适量,加入前3味药粉适量,搅拌均匀,敷贴患处。一日或二日一换,以药膏不腐臭为原则,换药时不宜用水洗。如痒甚,在换药时可用明矾水洗浴,或把药膏取下休息一些时间再敷,千万不可强忍,致使皮肤因过敏而导致溃疡,这样反而影响治疗。

  以上三方并用,一个星期后肿块开始缩小,滴血停止,疼痛大减,不服止痛药已可安眠。治疗两个月,乳房肿块缩小如核桃,不再疼痛;腋窝肿块已消除殆尽,左臂不再酸痛,可以自由摆动,适值秋收大忙季节已能下地参加适当劳动。

  此患者终因无力支付起码的医药费用而终止治疗,最后又恶化而殁。但不管怎样,疗效是甚为理想的,故记下来。

  笔者从治疗乳房肿块的临床中体会到,乳房肿块之种种病象,与精神因素至为关切。患此症者,多因所欲不随,境遇不安,饮食不香,阴不潜阳,火邪亢起。于是气血循行失其常度。导致气郁气滞,血瘀血凝,痰瘀互结,阻塞乳络,肿块开始萌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不知不觉到发现体征。临症以来,目睹诸多乳房肿块患者,绝大多数因情志不畅而起,较少见到一向境遇良好,心情舒畅,谈笑风生而患此症者。因之,在治疗时医生要好言劝慰,多方开导,使其心境转宽,疗效就会提高。

  对于乳房肿块的治法,祖国医学主张以舒肝理气,开郁化痰,活血消瘀,调理脾胃贯穿于治疗的始终。从这个原则出发,自会收到理想的疗效。初期患者,体质尚可,可以“逍遥散”、“清肝解郁汤”、“神效瓜蒌散”等方加减治疗。中后期以补气养血、化痰消瘀,防止肿块恶化溃破为主,可用“香贝养荣汤”、“归脾汤”等加减,若开始发现肿块,其他兼症不明显,“逍遥丸”是较为对症的方子,外治法亦很重要,外用药如上文所述。“乳核消散膏”和“化瘤丸”配合治疗对各种乳房肿块都有较好的效果。此二方,或单用或合用可促使乳房肿块消散。

  在乳房肿块的临床中,有些药物笔都喜欢常用重用,如当归、白芍、浙贝母、半夏、青皮、陈皮、全瓜蒌、银花、炮山甲、全蜈蚣、全虫等。当归功能补血、活血、养血,可补五脏之阴,调理冲任,并可破癥瘕积聚,对于乳房肿块尤为必须。白芍补阴敛阴,入肝脾,破坚积,与当归合用对消散有可靠的效果。浙贝母、半夏是化痰散结的良药,为治疗瘿瘤瘰疬的首选品。青、陈皮理气散结消肿,特别是青皮,对于乳房肿块有较好的治疗作用。全瓜蒌味甘性寒,功能生津止渴、润肺化痰,善消胸中之郁热烦腻,而乳房肿瘤病人多伴有心烦郁热之症,故亦是乳房疾病的常用药。金银花味甘性平,长于清热解毒、消肿止痛,凡内外痈肿,不论已溃未溃,均可选用,且效果可靠。古有“银花汤”用以治疗乳岩积久渐大,溃烂流污,内溃甚而现深洞者。笔者在治疗肿毒疮疡时,常重用至30-100克,与公英为伍,疗效甚为理想。对于乳房肿瘤患者,特别是乳岩将溃而未溃之时,不仅于汤剂中重用,还让患者每日以金银花30-50克,加生甘草10-15克,沏茶代饮,以增强消毒防腐之力。穿山甲味咸性凉,功善走窜,无微不至,宣通脏腑,透关达窍,凡血凝血聚痰瘀,均能开之散之,历来是通乳消肿止痛的良药,乳房肿块系痰瘀为患,故须选用。蜈蚣长于攻毒散结,朱良春同志谓其可治肿瘤、噎隔,配合木鳖子、炮山甲可治疗各种癌症,但须全虫入药。全蝎味咸辛,性平,入于肝经,功能解毒通络,善疗瘰疬痰核。了是治疗乳房肿块的良药。

  “乳核消散膏”是笔者的经验方,是以天冬为主,配合夏枯草等味熬制而成。笔者单用此膏治疗乳房肿块而消散者已不胜枚举。有报道每日蒸食天冬60克治疗乳房肿块者。天冬味甘而实苦日食60克,实难嚼咽,更不用说不去心而长期蒸食了。若瘦小而色黄褐者,更是苦多甘少,愈嚼愈苦,即使少食,亦难下咽,强行咽下,则会呕吐。这是笔者反复尝试,又试之他人的体验。夏枯草味辛苦,冬至开始萌发,夏至开始枯死,故名夏苦草;禀纯阳之性,长于清肝散结,实有阴阳相济之妙。

  “定癌散”出自清代医家王旭高之手,王氏谓:“定癌散用两头尖,川楝蜂房各煅研,病毒根深在脏腑,乳癌非此不能痊。”无疑是王氏的经验之谈。例3的乳癌到了晚期,顶透紫光,时流污血,行将溃破,笔者于原方中加上全蜈蚣和炒蒌仁为粉糊丸,日服3次,竟收临床佳效。以后又用此方治疗4例,亦收到较好的效果。看来此方有较好的临床价值。

  笔者年屆八十,今将此文公布,以期有益于世;更希有智之同仁志士予以正之!